黄桃书屋 - 言情小说 - 【女a男o】溶珂在线阅读 - 36章 柠檬糖

36章 柠檬糖

    宿醉后向来让人不爽,就算是醒了,他还又枕着枕头睡了个回笼觉。

    杨烨没多说什么。严珂刚一躺下,他就拿了钥匙推门出去。倒也没做什么,就是出去随便逛逛。他对这片老城区有着莫名的好感,就像从小在这里长大一样。

    等他推门进来,严珂已经起床,正瘫在沙发上玩手机。

    那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半,楼下陆陆续续传来下班回家人相互之间的招呼声。

    他们住的别墅区的房子每家相距都不近。就算你在家里蹦迪,用麦克风的最大声唱青藏高原隔壁都没人能听见。严珂搬出去后住的是单独一层的公寓,自然没遇到过邻居扰民的情况,更别说在家里就能听到楼下人谈话。

    这是跟他们生活完全不同的世界。

    就算严珂没有那么八卦,这么多年来还是听说过杨烨家里的事。

    这个城市不大,有钱有势的圈子就那么几户人家。杨烨他妈遇人不淑的故事早就在圈子里人尽皆知。虽然如今已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但作为家长教育自家Omega子孙的良好案例,依然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散发光辉。

    例如,严珂那个Omega的表妹刚刚分化就被母亲天天教育要张大眼睛选择配偶,一定要门当户对。玩玩可以,切记不可以让一个没权没势的穷小子标记自己。

    严珂表妹是个性格叛逆,富有主见的小姑娘,为此跟她妈吵了好几次架。

    面对表妹的哭诉,严珂往往只是笑笑不语。他这种一看将来就是啃老的纨绔子弟向来不得家里年长一辈的喜欢,就算 他出口相劝也没用。倒是跟他混的关系不错的表妹看见他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总是一脸怨恨地对他说:“看着meimei受苦却不帮,你这样会遭报应的。”

    严珂笑得更大声了。

    他生来就没用Omega的特征,更何况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不可能是个Omega,难不成青春期分化还能把他分化成一个会被别人标记的Omega?

    然而,伴随着青春期敏感中二而来的残酷事实告诉他——是的。

    从此伴随着长辈们恨铁不成钢的劝诫中多了一条:

    “你要学会自爱,别乱搞怀孕了。”

    表面上碍于情面他笑着说“知道了”,心里则对舅妈他们把自己跟那些娇小脆弱的Omega混为一谈的行为大为不屑。

    对于一切罪魁祸首之一的杨烨亲生父亲,严珂早就在心里默默对这个人画了一个不认可的×。

    在他印象中杨烨那个精神脆弱的母亲每次神志模糊都是因为他爹,导致他理所应当的认为杨烨对他爸以及他爸后来组成的家庭只有怨恨,没有什么能称得上是亲情的感情。

    所以当他从李子溶和莉莉的合影照中抬起头,看见杨烨出现竖在餐桌上充当摆设的全家福中时,严珂明显一愣。

    相片里的小杨烨骑在一个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笑着去拽杨烨的腿。旁边一个打扮朴实的老实女人表面装作镇定着露出微笑,但她的眼神和微微抬起的手臂还是透露出她对两个孩子可能会掉下来的担忧。

    他记得杨烨...好像怎么不喜欢照相。

    “毛巾牙刷都给你准备好放水池那了,收拾完了咱俩好走。”

    所谓的卫生间不过是防盗门对面那扇木质小门后面的屋子。一屋两用,厕所加上浴室,面积加起来总共只有几平方米大。推进门一看,墙上的瓷砖因为年份太久,已经开始褪色发黄。

    猜到杨烨父亲离婚后混得不好,但没想到会混成这样。

    卫生间没有窗户,即使收拾得很干净,里面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他倒不是洁癖,但从小就被管家保姆伺候着,难免有些受不了这里的味道。没用几秒就完成了洗漱。

    “收拾收拾,一会儿跟东子他们去吃饭。”

    向他们这种不学无术、天天无所事事的人,平时翘课都成家常便饭,更不会下午三点还赶回学校去上晚自习。都不用问,杨烨都知道今天晚上的安排。

    收拾收拾出去吃饭,晚上叫上东子他们找个地方再玩上一夜。

    又过了一天朴实无华的纨绔子弟生活。

    “不去,一会儿回学校。”

    杨烨望向他,带着不解地挑眉打趣道:“哟!看不出来啊,严大少爷这么热爱学习。都这点了,还想着回去上课。”

    他也不多说什么,拿起外套径直向外走。走出房门前扔下一句话,算是当作自己的解释。

    “上官今天回来。”

    今天下午有活动,最后一节课班里全体去礼堂看演出。

    说是演出,其实就是学校戏剧团表演的一场小歌剧罢了。

    他们学校艺术生升学率在省里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学校的戏剧团在全国都有名。原因很简单,自从几年前一个学长在表演时被星探看中后成为新晋热门偶像后,他们学校戏剧团接连又签约了好几名学生。

    前不久又拿下了几项国家级的奖项。

    校长以此为荣,难得给学生办了这场跟学习无关的活动。

    学校礼堂场地有限,每个班分时间去看演出。轮到李子溶他们排队走进学校礼堂时,已经是四点多了。

    他们学校四点左右结束正课,四点半左右开始补课。虽然是学校组织的,但这场演出也算是一次小小的“逃课”。让这些天天在卷子堆里打滚的少年少女们得到了一个“喘气”的机会。

    大礼堂分上下两层,里面是仿西式建筑。两根爱奥尼式巨柱立在舞台两侧,柱子的两侧放着立体式音响,它们之间红色的帷幕落下,不时有工作人员探出头来检查情况。

    他们班是最先进入的。随着进来班级的增多,礼堂里越来越吵闹。虽然灯都打着,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光线昏暗,离着远点就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脸。再加上队形被打乱,为了跟好友坐在一起的学生四处乱窜。没用多久礼堂里就乱了起来。

    乱糟糟的,就像是在菜市场。

    李子溶的班主任刘老师气的在队伍前大喊“安静”,然而却没几个人离理她。

    他们就像笼中的鸟儿,逃离了教室,就算班主任还在,还是忍不住叽叽喳喳寻找自己的快乐。

    这种时候老师的话多半是失去作用,但李子溶还是跟以前一样选择听从。她老老实实站在队伍里拿着小册子背单词,偶尔莉莉向她说话,她才抬起头回话。

    莉莉向来喜欢热闹,对于这种场合她喜欢的不得了。

    刚进来时还碍着班主任在身边,老老实实站在队伍里一言不发。看着周围越来越热闹,她起初只是跟李子溶搭腔,随后越来越兴奋。就像是一只回归到自然的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

    在他们快要坐下时,她眼睛里带着笑地对李子溶说:“溶溶,我们去后台看看吧!”

    “这不好吧,毕竟...”

    她犹豫了。

    老师还站在前面,他们这么冒然离去肯定不好。要是跟老师说她也一定不会同意。况且跑到后台给别人添麻烦怎么办?

    她低着头把记着单词的小册子收拾好,扯了扯袖子,又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在莉莉期待的眼光中,李子溶犹豫了一下。“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老实待在这里吧。”

    声音里带着讨好地祈求。

    莉莉没再说什么。

    就在李子溶以为她终于放弃跑去后台的想法时,她一把抓住李子溶的手。趁着刘老师转过身跟别人聊天的功夫,如同离弓的箭向左手边的应急门奔去。

    她跑的太快了,一点都不像体育课八百米从没跑过合格的莉莉,快到李子溶不禁在心里感叹:好奇心的力量真是无限大。

    应急门连着楼道,楼道里并非空无一人。穿着戏服的人是不是走过,她们想要找到后台并不难。

    “莉莉,咱们看一看就回去吧...”

    李子溶被莉莉硬拽着向前走。她看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和穿上戏服的同学,心里全是误入这里的尴尬窘迫。v

    小姑娘面子薄,生怕被人认出来她们是硬闯进来的,更怕被班主任知道这件事。相比之下莉莉倒是很放得开。

    她原本打算找主演套个近乎,然后回去向同学们嘚瑟一下,满足一下自己不足一提的虚荣心。却没想到在一群画的跟唱戏的人里面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老同学。

    “闫妍是你啊!”

    “莉莉?你怎么在这里?”

    老友相见,分外亲切,更何况是自己相识多年的、好闺蜜。

    从她们冲出队伍,莉莉的手就一直紧紧拽住她,就像是一条安全索,拴着她不让两个人分开。现在莉莉松开了这只手,选择去握住了另一位少女。

    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动作,却让李子溶微微愣住。她有些失神无措,不知道是因为那只落下的手,还是因为对面谈笑的两位少女。

    跟李子溶在一起时的自说自话不同,闫妍跟她很有共同话题。两个人没有多少寒暄就恢复了往日的感情。

    “你知道上官明吗?他这次也回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听说他被星探看中了,是真的吗?”

    “真的!他啊...”

    临近开幕,从她身边经过的每个人都加快了行动的速度。后台的灯光昏暗,唯有镜子前闪烁的彩灯照出一片明亮,但却是五彩斑斓,衬得镜子前的人更像妖魔鬼怪。

    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他们属于这里。演员忙着化妆上台,剧务忙着检查道具,莉莉忙着用短暂的时间跟老友寒暄,唯独她,不属于这里...

    就像她融入不进自己的班级,融入不进自己身边的好友,也融入不进父母的心中一样。

    少女的心永远都是敏感娇弱的,青春期时候的她们更是如此。轻轻一碰就能戳出一个裂缝,里面长满了荆棘杂草,阴森而又黑暗。

    “莉莉,我们回去吧...”

    她轻轻拽着莉莉的袖子,想快点回到班级的队伍里。

    快点回去吧...

    就算自己与身边的人格格不入,就算回去会被张紫琪欺负,就算会被严珂那种人威胁。也总比在这里让她意识到自己毫无存在感更舒服。

    至少混在人群里,她就会短暂地忘掉自我。乖乖背上那个沉重的壳,用压抑压下所有来自自我的痛苦呐喊。

    然而莉莉没有理她,还沉浸在自己重逢好友的喜悦之中。

    周围太吵了,吵到她一遍遍呼喊莉莉的声音都被埋没。到最后她急的都开始掉泪珠子,莉莉还是没有理会她。

    又想要逃出去,就像那天被张紫琪欺负,被老师误解后一样逃出去。

    可那天她就没能逃出去,这次又能逃哪里去?

    况且就算逃出去了,她又怎么去和莉莉解释这一切?

    难道要实话实说?

    少女的心是敏感娇弱的,心事又是复杂的。就在她陷入矛盾之中时,一只手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李子溶甚至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对方拽了过去。

    那个人力气过于大,大到她根本就没办法挣开。想要大喊让别人帮忙制止对方这种胡作非为,却在跌跌撞撞几步之后,借着化妆镜前彩灯的光看清对方的脸后,吞回差点脱口而出的求救声。

    七彩灯光照在一张近似于男人和少年之间的脸上,带着几分稚嫩,却也有成年人的硬朗。又黑又深的眸子被光染出几分颜色,更显得他出现的不同寻常。

    那张脸曾经出现在少女初次动情的梦里,出现在初次情动的身下。也是她胆怯的源头,是改变她生活的罪魁祸首。

    拽她的人,是严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