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桃书屋 - 经典小说 - 人人都爱大小姐在线阅读 - 83

83

    

83



    83

    宋早早一方面感觉很爽,一方面又觉得很害羞,要不是刚才她往后挪了一点,真就尿到晋建业脸上了。只有小孩子才会控制不住尿裤子,她早就长大了。

    身下男人脸上难掩的笑意令她委屈顿起,宋早早向来是想笑便笑,想哭就哭,嘴一扁,泪珠子就在眼眶打转,啪嗒啪嗒往下掉。

    晋建业忙起身将她抱去卫生间,抱的路上不停地哄:“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伯伯没有生气对不对?早宝儿尿得可好看了,就是尿进伯伯嘴里都行。”

    “这就给你洗干净好不好?不要哭了宝宝。”

    他胸膛上全是她的体液,抱她起来时怕她沾上,晋建业还拿衬衫隔在两人中间。

    宋早早不说话,被晋建业放在马桶上坐着,他快速放了热水,给她洗得干干净净,还抹了沐浴露。他自己也是,宋早早坐在浴缸里,他站在莲蓬头下面,当着她的面打了好几遍肥皂,心里颇为遗憾。

    他一点都不觉得脏,反倒希望她的气味能在自己身上多留一些时间。

    洗完了自己,再去给宋早早洗,同样的沐浴露,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身上就那样香,让晋建业闻得情难自已。

    宋早早哭了一通好受很多,她乖乖让晋建业搂着,神色有几分挣扎,晋建业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哭笑不得道:“洗了三次,没有味道的。”

    于是宋早早凑到他胸口认真嗅了嗅,晋建业作势要把她摁怀里,吓得她连忙推搡个不停:“不要不要。”

    意识到他是在逗她后,眼睛瞪得溜圆:“混蛋!”

    晋建业顿时挨了一套军体拳,他含笑捉住她一双小手,柔声道:“早宝儿在我面前,不用觉得难为情。”

    宋早早感觉他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怼道:“又不是你丢脸。”

    晋建业沉吟片刻,问:“早宝儿想看?”

    宋早早愣了下,脸色一变:“我才不想!”

    她觉得这老狐狸真是不要脸透了,这种没脸没皮的话也能面不改色的说出口,为表愤怒,宋早早拽住他的耳朵拧了半圈,评价道:“你太没品了。”

    晋建业忍俊不禁,用浴巾把洗得香喷喷的美人儿裹起来,宋早早苦恼地问:“我穿什么回家呀。”

    她的衣服都弄脏了,短时间内干不了。

    说话间已经被抱出了洗手间,晋建业放下她后打开了衣柜,宋早早伸头瞅了瞅,丑拒道:“我不要穿你那些衣服。”

    成天不是军装就是中山装,为数不多的便服不是黑的就是灰的,连白的都少见。宋早早喜欢鲜艳热烈的色彩,不喜欢只有黑白灰的世界。

    但晋建业没拿他的衣服,而是从衣柜里取了个盒子出来,盒子还挺大的,打开来居然是些款式颜色都很符合宋早早审美的衣服。裙装裤装都有,右上的角落里甚至整整齐齐叠着几双带着刺绣或花边的漂亮袜子。

    她高兴地拿出一双绣了小猫图案的袜子:“哪儿来的?”

    像这些不好买的。

    见她喜欢,晋建业心里便跟吃了蜜一般甜,他不愿多说,轻描淡写道:“看到了,就买了。”

    宋早早不置可否,把脚丫子伸向他:“你给我穿。”

    晋建业接过小猫袜子帮她穿上,宋早早从中挑了一条湖蓝色的,无意中她看见了晋建业的眼神。

    含笑的,柔和的,像大海一样,仿佛无论她是什么样子,他都喜欢得要命。

    宋早早一下扑进了晋建业怀里。

    这下换他惊讶了,反手将她圈住,亲了下她额头:“怎么了?”

    宋早早人靠着他,屁股坐在床上,两条腿搁床下晃悠来晃悠去:“在你老去之前,要一直这样看着我。”

    说话时她仰着头,瓷白的小脸很是认真,晋建业摸了摸她的脸:“会的。”

    旖旎的气氛在他说完话后消弭无踪,宋早早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你刚摸过我的脚!”

    说着还举起两只小手搓了搓脸,怒气冲冲,晋建业越看越觉得可爱。在宋早早面前他好像有点被虐倾向,越是挨骂挨揍,越是止不住想笑。所以挨了骂薄唇却上扬的厉害,看在宋早早眼里就更可恶了。

    于是晋建业再度挨了一套军体拳,最后他笑着把她的小拳头握在掌心:“少用点力,别把手打疼了。”

    宋早早掐他耳朵,两人在床上闹作一团,不知什么时候擦枪走火……彼此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宋早早的浴巾被蹭得要掉不掉,刚洗完澡的晋建业也只套了条长裤,两张唇就这样贴在了一起,宋早早已经很湿了,晋建业伸手摸摸湿漉漉的xiaoxue,快速捣了两下,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他亲亲她的小脸:“可以了吗?”

    宋早早的回应是把他推倒在床上,再豪爽地跨坐过来,一手撑着他的胸,嫩生生的屁股微微抬起,一只手去捉男人硬邦邦的jiba。躺着的晋建业目不转睛,抬起屁股时,yin液从下面那张小嘴里流下来,与腹肌之间形成了一条银色水线。

    太糟糕了,只是被她握住jiba就腰眼发麻爽得快射出来,晋建业掐住掌中细腰,免得在她面前出糗,宋早早没注意到这一点,因为只插入guitou已经让她胀得很难受了。

    晋建业把手伸到两人交合处,按住小阴蒂顺时针转圈,手掌越来越湿的同时,大jiba也一寸一寸被吃下,直到尽根没入。

    这个姿势插得太深了,宋早早眼角溢出生理性泪水,人也没了力气,软软地趴在了晋建业身上。

    晋建业等她适应了才开始动,插得又轻又慢,这个节奏让宋早早很舒服,她枕着晋建业的胸膛,小手到处乱摸,撩起一片野火:“要快一点……”

    等晋建业真的快了,她又哼哼唧唧掉眼泪:“太快了太快了,要慢一点……”

    晋建业轻拍她屁股,滑嫩的臀rou果冻般颤了颤,但他真就听她的,要快就快,要慢便慢。宋早早被他插出一身香汗,浴巾早不知丢哪儿去了,浑身上下竟只有一双绣了小猫的袜子。

    她娇气地仰起头,晋建业便知情识趣的来吻她,吮着她的小舌头吃她的口水,与缱绻温柔的吻截然相反的是干她的力道,一下比一下狠。

    男人舔掉她眼角的泪珠,怜爱地亲亲眼睛,顶着里头的嫩zigong不停地磨,磨得宋早早又怕又爽,忍不住捶他:“老混蛋……”

    晋建业重重顶了她一下,把她顶得晕乎乎娇颤颤:“前面非得加个字,嗯?”

    宋早早抖着声音回答:“就,就要加……啊~你、你轻点……”

    坚硬的guitou终于顶开了娇嫩的宫口,凶神恶煞的准备进去一逞威风。宋早早被他弄得全身发抖,奶尖尖都胀大不少,晋建业一边低声说着些哄她的话一边继续往里插,直到小腹贴着小腹,彼此之间再无一丝缝隙。

    两人在屋里做的天昏地暗,尽情挥洒着汗水与情欲,宋早早慢慢得了趣,她蹭着晋建业,把全身的重量都压给他,小嘴儿微微张开。

    舌头在空中亲密交缠,宋早早尖叫着xiele好几次,刚换过的床单顿时又变得一团糟。

    晋建业吮着她的红唇柔声问:“就那么舒服吗?喜欢尿在我身上对不对?xiaoxue变得好敏感,轻轻戳一下就会喷水。”

    以前她也非常敏感,可这回太夸张了,几乎是插一下就喷一股,到处都是湿哒哒的,带着她身上特有的香气,让男人的性欲愈发强烈。

    “下次再给早宝舔好不好?”

    宋早早没说行,但也没反对,晋建业笑着搂住她亲嘴,知道她心里是喜欢的。

    不知做了多久,直到晋楚来敲门喊晋建业下楼吃饭,当时宋早早正骑在男人身上驰骋,门板猛然被敲响,晋建业下意识发出一声低喘,捏捏嫩屁股:“要夹断了。”

    “……大伯?”

    晋楚狐疑不已,不知他大伯怎么半天不回话,实际上晋建业不是不想回,而是此时他一开口,晋楚就是神经再大条,也能听出来不对劲。

    过了足足半分钟,他才回答:“知道了。”

    晋楚总觉得他大伯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奇怪,但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宋早早趴在晋建业怀里喘气,等外头没了动静,嘲笑他说:“你瞒过一次两次,还能瞒一辈子吗?”

    晋建业淡淡道:“他自己不争气,不能讨你喜欢,关我何事?”

    总不能因为晋楚年纪小辈分低,他就要把自己心爱的女人让出去。他嫉妒晋楚青春年少,与她年龄相当,晋楚还能去死不成?

    各凭本事的事。如果不是他与早早年龄悬殊,她也不愿意被人知晓,何必在晋楚跟前遮遮掩掩?

    说话间,他眉眼淡漠地掐着宋早早的腰射了出来,把她射的小脸粉红,奶水喷得停不下来。

    宋早早累得够呛,明明拿男人当rou垫子的是她,没出力的也是她,可累得要死的还是她:“不要了…想喝水~”

    只做一次对晋建业远远不够,但宋早早的意愿在他这里高于一切,所以再怎么想要,他还是抽了出来。